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深圳市奥纳科技有限公公司

贴片电容、安规电容、可调电容、钽电容、贴片电感(高频绕线电感、高频薄膜电感、...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李先生
  • 电话:0755-85293010-8006
  • 手机:1363265489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正文
郁冬 老 家_母亲_工作_爸爸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8-04  浏览次数:

  老家这个词,在我脑海里,从未消失过,常驻心里,一经碰触,就能唤醒我久违的乡愁。因为在冷水家里,有我儿时家境贫寒的一幕幕景象在我脑海里时常涌现,还有儿时的饥饿难度和父母养家糊口的艰难以及贫困交加……孩儿时候,公社大集体的那段时光,那是多么的不容易的年代,我们家是缺粮户,全家七口人靠母亲一个劳力在生产队干活,挣工分养活我们,奶奶双目失明,母亲在生产队里干完活还得照顾奶奶,妈妈在我们姐妹几个下学了还得给我们做饭,难以言表母亲的难辛。因为父亲常年在外地工作,经常回不了家,母亲一边干着生产队的活,一边拉扯着我们姐妹们上学慢慢长大。

  老家这个词,最近这几天在我心里总是回响,虽然我工作的地方离家乡不算太远,可在我心里梦里,天天总会想起,梦里总是用双手抓把锄头紧紧簒在手里,准备上地里干活种地锄地,可这也许就是乡愁的感觉吧!回想着从前,反思着现在的自己,眼眶里时常会噙着泪花,想着逝去的爸爸,爸爸一生爱着家乡里的一草一木,老房子和爷爷辈创下的家业,虽然经我和爸爸已经把老家变成二层小楼,我们一家人在一起时总是忆起爷爷奶奶的艰难岁月,时常怀念着他们…爸爸退休以后,在县城几乎每隔十天半月就要回一次老家,因为老家是他心里永远的牵挂……

  好多年了,幽居在门前的那棵香椿树上,挂着的鸟巢,看见它,我的心里就装满了我的乡愁和小时候的喜怒哀乐。如今香椿树已经长老了,也被岁月剥去了椿香,但它依然伫立在我家门前,永远守候着家,还有时常唤我回家的喜鹊,不知是否也白了头发。

  我在冷水老家工作时间较长,村口小路堆满了母亲的眺望和牵挂,春天种地和秋收时,他们总在路口盼着我回家。屋后爷爷奶奶的坟头,开满着野花,这几天我天天在想,等工作不忙了准备回去种点竹子,让青翠的竹子和希望环绕在他们的坟茔,知道我的牵挂。放心吧爷爷奶奶爸爸,我每时每刻都会回去看望你们老人家!

  如今,爸爸去世了,母亲年迈了,母亲的头发像一片芦苇,有着岁月的芳华,她为儿女和家庭的操劳被岁月吹乱了头发。我把时光当成一把梳子,想好好梳理着妈妈那苍白的头发……

  我把父亲生前阡陌的额头,当成弯弯的河流,我在旧照片里看着他,怀念着,回想着爸爸流逝的青春岁月里,和他一生中优秀人品和青春年华……

  读着,读着,故乡这个词,就想象着人老了都要回家,回到生养自己的地方,我的血液就要飞翔加速,呼唤着家乡这个名字,一次又一次地心底生痛,如今父亲去世了,唯愿母亲健康平安,因为您在那里,那里就是家乡,那里就是我们温暖的家……

  郁冬,本名杜保伟,河南洛阳栾川人,栾川县作协会员、洛阳市作协会员,河南省诗词协会会员,洛阳市诗词研究会会员,工作之余,喜欢诗歌,诗词,散文随笔写作,有作品发表于《牡丹》《中州诗词》《洛阳诗词》《小百花》《中国经济周刊》《洛阳日报》《今日栾川》《栾川文艺界》等报刊纸媒和网络平台。